新聞中心     聯系我們
昆明旅行社電話
服務熱線
139-8889-9288
所在位置:首頁 / 昆明地產/人文推薦 / 海鷗為何鐘愛春城?因為昆明人為它做了這些事 昆明傳媒公司
昆明旅游
TOURISM PLANNING

海鷗為何鐘愛春城?因為昆明人為它做了這些事 昆明傳媒公司

一天24個小時

一小時60分鐘

一分鐘60秒

減去50%的睡不醒

30%的放空工作和10%的瞌睡作伴

剩下的10%

就是關乎生活質量的生命大事


在過去一周的中國國際旅游交易會,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涌進昆明來,來自北京的參展商李盼在展會之余,去到了海埂大壩,他將要去看的是昆明多年的老朋友——海鷗。對于省外來昆明旅游的人來說,冬天看海鷗,這是一份難得的休閑。

1985年的11月23日,來自西伯利亞等地的紅嘴鷗來到了昆明過冬,到目前已連續遷徙30多年了,每到11月到次年3月這個時段,人們在滇池、翠湖等有水的地方都能看到它們,這也成為所有昆明人以及游客,每年冬天最期待的靚麗風景!

海鷗到春城使昆明人的生態觀念發生了深刻的變化。昆明人從海鷗身上學會了愛鳥、愛自然。

春城也是一座花城

四季如春的昆明,除了有春城的美譽,還是一座名副其實的花城。昆明春城的稱號來源于明朝狀元楊慎的一首詩。楊慎被貶云南期間,他有感昆明的宜人氣候,寫下了“天氣常如二三月,花枝不斷四季春?!睏钌鞒删土死ッ鞔撼堑拿烂?,從此春城也就成了昆明的代名詞。

昆明,一年四季花開不斷。每年進入冬季以來,昆明街頭的冬櫻花相繼盛放,如云似霞、浪漫詩意,其中紅塔西路道路兩側的數百株冬櫻花花團錦簇、絢麗多姿,連成了一條粉色的“浪漫花街”。

宜居的氣候,引來了大量西伯利亞海鷗前來過冬。

海鷗與昆明的情愫

昆明氣候條件適合它們過冬。冬季溫暖,周邊多湖泊濕地。其次是昆明人喜歡海鷗,愿意買鷗糧喂海鷗。這種聰明的小動物,能感知人們的善良,所以愿意年年都來。

據專家科考,來昆明過冬的紅嘴鷗,最遠飛越6000多公里,分別來自蒙古共和國烏布蘇湖、吉爾吉斯湖流域、俄羅斯的貝加爾湖南部地區和新疆的博斯騰湖流域。

說起海鷗與昆明人的情愫,不得不說一下海鷗老人。

1995年末的一天,一位老人在翠湖邊喂海鷗,他喂海鷗的方式與別人不太一樣,別人都是拋著喂,而他則是把食物擺放在欄桿上,等海鷗吃完,又放上一些。老人喂鷗時,會跟海鷗喋喋不休,邊喂會跟海鷗說話。


“海鷗最重情義,心細著呢。前年有一只海鷗,飛離昆明前一天,連連在我帽子上歇落了五次,我以為它是跟我鬧著玩,后來才曉得它是跟我告別。它去年沒有來,今年也沒有來……海鷗是吉祥鳥、幸福鳥!古人說‘白鷗飛處帶詩來’,十多年前,海鷗一來,我就知道咱們的福氣來了。你看它們那小模樣!嘖嘖……”海鷗聽見老人喚,馬上飛了過來,把他團團圍住,引得路人都駐足觀看。

為省錢給海鷗買食物,他不肯花五角錢乘公共汽車。他喜歡聽京戲,卻連一個十多元錢的收音機都舍不得買。他節衣縮食,每月三百零八元的退休工資,大部分都奉獻給了海鷗。他熟悉每一只海鷗,給它們起名字,喂它們食物,和它們說話。海鷗也喜歡他,時常聚攏在老人身邊,啄食,飛舞,鳴叫。人鳥相親,其樂也融融。海鷗確實是老人的“福氣”,有它們做伴,吳慶恒不再孤獨。

而如今,“海鷗老人”的精神依然延續在昆明這片熱土上,每一年都有無數的人關愛著這些小精靈。

愛護海鷗,給它一個溫馨的家

在保護海鷗這件事上,昆明市也下足了功夫。

設立24小時值班舉報電話,市民發現有人傷害紅嘴鷗,可以直接撥打110報警。

此外,為了采集豐富的信息數據,深入了解并展示紅嘴鷗入滇的線路、生活習性等,改變對紅嘴鷗遷徙的固有認識。2018年11月和今年3月,全國鳥類環志中心與昆明鳥類協會給92只紅嘴鷗和2只棕頭鷗佩戴了衛星追蹤器。

這是鳥類遷徙最有效的科學數據采集方法,將會為監測候鳥遷徙獲得第一手寶貴的科學數據。

在眾多保護條例的實施下,海鷗可以在昆明自由飛翔。

無論是走進翠湖還是海埂大壩,當看到無數只紅嘴鷗在藍天里盤旋、飛翔,你不妨買袋鷗糧喂喂它們,體驗一下海鷗從自己高高舉起的手中叼走鷗糧的那份親密感。

看著這些海鷗,遙想海鷗老人低吟淺唱的情景,癡迷于滇池浩瀚激蕩的風情;醉心于汪曾祺先生筆下的昆明,又恍惚間坐在悠悠的小船上,撐一支長篙爭渡在的江水中;或是在星空遍布的夜晚,聽取蛙聲一片,朱自清先生在翠湖堤上的背影,那背影與荷塘月色下躕行的背影同樣震人心魄。

云南天行拓展管理咨詢會務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滇ICP備11000881號-6
免責聲明:本文部分作品來自互聯網及網友投稿,無法核實真實出處,如涉及侵權,請直接聯系我們刪除。
免费国产va在线观看_欧美激欧美啪啪片sm_久久国产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_处破学生毛都没长齐_亚洲日韩久久综合中文字幕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